苍井空 一个没来得及充分变现的商业符号

2018-01-04 14:24 浏览次数:

  苍老师结婚了,送祝福的不少,阴阳怪气的也不少,比如有人就说,很佩服苍老师的老公,心真大。

  可是,即使苍老师自己也感慨于老公不在意她的过去,那些阴阳怪气者也是孤陋粗鄙无知的。孤陋粗鄙无知在于,他们并未将AV(成人影视)视作一个正常市场意义下的正规行业。

  我们身边有很多人,压根分不清三级片、AV和毛片的定义。在这些道貌岸然、谈性色变,实则偷窥欲极强的人看来,AV女优就像旧时失足妇女,演上一次,衣服就再也穿不回来,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得人。他们并不知道在日程,AV是一个正规行业,它受法规约束,也正常纳税,同时拥有巨大的用户市场——当然,还没算上中国这个最大的盗版市场呢。

  但吊诡的是,苍井空在国内能够成为一个无可比拟的商业符号,恰恰也因为这海量无知者的存在。苍井空与“苍老师”虽然是一个人,但却是两个不同的定义。前者的受众是对AV有一定了解的人,后者的受众却多是那些无知却猎奇的人。

 
  在苍老师的拥趸中,看过其片子的人当然为数不少,但要知道,日本AV界女优无数,每年有无数新入行者,也有无数隐退者。苍老师长相虽甜美,身材虽劲爆,演出虽敬业,但瘦小的她算不上出类拔萃,站出来无非路人。换言之,从AV迷到苍老师迷的转化率未必很高,因为真正了解AV的人,选择实在太多了。但对于那些连三级片和AV都分不清,想看个AV都找不到的人来说,出现在社交网络上的苍老师可以满足他们的猎奇心理。

  所以,从苍井空到“苍老师”,表面上看是中国网络世界的一次狂欢,但实际上却是一个AV女优通过社交网络改变了自己的受众群体,从硬盘上的爱情动作片主角,变成了在社交网络上靠书法和笑容获取关注的红人。

  这种从私家硬盘到网络世界的改变,堪称极为成功的商业操作。毕竟,在日本,AV女优虽然是一个正规职业,但很少有人能够跳出这个领域继续走红,即使条件优越如穗花,转战日剧也只是配角。

  苍老师的走红有机缘巧合的一面。最初推特(Twitter)粉丝的迅速增长,得益于集体情绪的释放,如果当夜发推特的不是苍井空,而是西野翔或大桥未久,说不定也会有同样效果。在苍井空的推特上,人们显然突破了双层禁忌。但在推特狂欢之后,苍井空能成为苍老师,靠的便是明朗性格和幕后团队的操盘功力。

 
  2010年11月11日,苍井空在27岁生日那天开通新浪微博,被视为光棍节礼物,并借微博时代的狂热,开启了在中国互联网的走红之路。

  在那个至今仍有许多人怀念的微博时代,苍井空的明朗很容易博得好感。她不是最美艳的,不是最迷人的,但她有极佳的亲和力,还有一种可以让人忘掉AV的魅力——即使,AV背景是猎奇者最初关注的点。

  从某种意义来说,苍井空这一代女优,在AV界也是关键性的世代。在此之前,即使AV合法化,女优们仍不免遮遮掩掩,上演着被迫执业、一心“从良”的人生。但苍井空这代人在开放时代中成长,浸淫于互联网,对性不再有过度的道德禁忌,也更容易将AV女优视为一项职业。也是从这一时期开始,众多高学历女孩步入AV界,她们比前辈更自信。

  所以,猎奇者心中的谜一般的AV女优形象,与苍井空明朗的邻家女孩气息,产生了极大的碰撞,冲突越大,话题性就越强。

  苍井空在社会议题上的表现也极具明星气质。2010年玉树地震,苍井空迅速捐款,赢得“德艺双馨”这一标签。她关注中国传统文化,关注高考等社会事件,频频晒书法,成为千万粉丝级的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