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毅:美国推动“亚太北约”抗衡中国注定失败(2)

2017-09-13 13:25 浏览次数:

  妥善处理两军关系

  中美两国之间存在广泛的共同利益,同时也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其中最突出的是两国军事关系。安全关系,特别是军事关系是衡量国家之间关系的“高端政治范畴”,也是区分“敌、我、友”的重要标志。随着中国综合力量的上升,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定位发生变化,两国军事关系似乎朝着“负能量”方向发展。当前,正确地把握两国安全、军事关系对于稳定和发展健康的中美关系至关重要。特别重要的是处理好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正确对待两国军事力量平衡关系的变化,防止恶性竞争。随着综合国力的提高,中国的国防与军事力量不断增强,引发了美国的战略焦虑。中国奉行和平发展战略和防御性军事政策,中国军事能力的提高不但可以维护中国的安全和发展利益,同时也将更多地提供“公共产品”,有利于地区与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美国与中国发展平等、互不威胁的军事关系才是唯一的选择。

  第二,加强坦诚战略沟通,促进安全关系的良性互动。在很长的时期内,中美两国安全、军事关系往往是两国关系波动的“抵押品”和“牺牲品”。值得庆幸的是近年来,随着中美两国各种对话机制的健全和对话渠道的增加,两军关系也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常态。这对增进相互了解,防止战略误判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今后,还要在战略目标、军事理论、战略意图等领域进行坦诚沟通,防止误判。

  第三、降低各自作战理论、兵力使用的“敌对性”色彩,防止安全关系恶性联动效应。

  作为军事大国,中美两国双方军事力量的部署、作战理论的调整、武器装备的研制等都具有互为因果关系的联动效应。中国为了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以“反台独军事斗争准备”为牵引,发展了和继续发展着一系列军事装备和应对方案,这丝毫没有针对美国进行主动威胁的因素,但对于中国的安全利益来讲则是必不可少的。美国则是认为这些是排斥美国的军事力量的正常展开与运用。于是就针锋相对地发展抗衡“反介入、区域拒止”的“空海一体战”和“全球快速常规打击力量”等作战理论和作战力量。如果中国感受到了美国这些作战理论和作战力量的威胁,针对性地发展对抗力量,如此以来会跌入恶性联动循环之中。

  第四,完善危机管控机制,降低中美军事冲突风险。随着美国军事力量在亚太地区战略部署的加强,两国军舰、飞机在同一个海域和空域行动增多,因此引发意外事故的概率客观上在上升。为此,除了坚持按照国际通行的“游戏规则”和双边达成的“行为准则”进行军事活动之外,还要进一步完善危机管控机制。

  第五,妥善处理好安全热点问题,防止“第三方因素”破坏两军关系。亚太地区,特别是在中国周边,存在着诸多的安全热点,如:朝鲜半岛、台湾海峡、东海、南海。这些热点问题直接涉及中国的重要国家利益,甚至核心利益。中美两国在这些地区没有直接的领土争议,但是美国出于承担“双边(多边)军事同盟”的义务与承诺,特别是直接军事介入中国与相关方的争议,就有可能把中美两国拖入军事冲突的危险之中。妥善处理好以上的敏感议题,才能确保中美安全、军事关系平稳发展,为中美两国整体关系提供积极的支撑。

  积极应对挑战

  对于我们来说,与其幻想美国及其西方盟国主动放弃“冷战思维”,不如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通过增强自身的实力和更加积极地参与国际治理,推动世界格局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首先,对内“固本强身”对外“谋篇布局”。内外统筹,修好内政是根本,积极稳妥地推动国内各项建设。对外,我们应积极参与国际治理,通过扩大合作拓展为途径,坚持以“结伴而行”的原则冲破阻力,以“利益融合”的方式实现拓展空间的战略目标。

  其次,深化国防军队改革,加速推进富国强军。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时代要求,是强军的必由之路,也是决定军队未来的关键。伴随着国防与军队改革的顺利推进,我们就能增强保卫国家安全利益和发展利益与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的硬实力。

  再次,周边安全布局要搞好“动态平衡”。即使“亚太北约”成型,并强化对我国的战略压力,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从陆地方向针对我国的大规模军事入侵基本上可以排除,但是来自海洋和空中的安全威胁在增大。在来自各个战略方向的安全挑战当中,东部、南部这两个海洋方向的安全压力增大,应对既需要原则的坚定性又需要策略的灵活性,既需要高超的战略运筹,又需要强大的力量作支撑。因此,周边安全布局要搞好“动态平衡”,防范各种安全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