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美国推动“亚太北约”抗衡中国注定失败

2017-09-13 13:25 浏览次数:

(原标题:杨毅:美国推动“亚太北约”抗衡中国注定失败)

资料图:现任美国太平洋司令哈里斯海军上将

资料图:现任美国太平洋司令哈里斯海军上将

不久前,一则关于现任美国太平洋司令哈里斯海军上将可能担任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的消息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激发了多种猜想。有人说,这是美国要依靠哈里斯在日本和印度等国,特别是在澳大利亚政府、军队和战略界的人脉关系,来推动建立以美日澳印为主体的“亚太北约”,抗衡中国的崛起。

美国高级军官退役之后转任驻外大使有很多先例,但问题在于哈里斯对华政策的态度,以及当前中美在亚太地区关系互动的敏感程度。

  这种企图不会得逞

谈到哈里斯,在中国不少人对他的印象不是很好。有人说他对中国不友好,原因是作为日裔,有亲日仇华情节,这种看法比较肤浅。哈里斯作为美国太平洋总部司令,对华态度主要还是服从于美国的整体战略,同时他本人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制定与调整也起着重要的作用。

美国政策决策圈内的人士曾经对笔者说过,在对华政策,特别是安全政策制定过程中,太平洋总部司令对国会议员的影响,有时比国务卿的作用还大。在近十几年历任美国太平洋总部司令当中,哈里斯的冷战思维更浓,对中国的政策更加激进。在贯彻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在特朗普执政之后也在不断地推动美国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的姿态。

即使哈里斯担任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一事成真,我们对他的作用不应过度夸大。但是,对于美国亚太战略的走向,特别是推动建立美日澳印为主体的“亚太北约”动态及其影响必须给予足够的重视,并做好相应的准备。

世界格局正在经历着大动荡、大调整与大发展。在国际格局演变过程中,经济与政治领域并不是完全同步发展的。在经济领域,全球化潮流不会逆转,更不会停止。在政治、安全领域,集团化、阵营化的特征依然突出,在重大的地区和全球安全与政治(包括意识形态)议题上,西方国家抱团取暖的特征依然很明显。因此,美国会利用依然占有优势的政治安全资本,特别是军事力量来强化联盟体系,企图维护自己在亚太和全球的主导地位。而建立“亚太北约”的思路与做法显然是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的,注定要遭受失败。

  妥善处理两军关系

中美两国之间存在广泛的共同利益,同时也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其中最突出的是两国军事关系。安全关系,特别是军事关系是衡量国家之间关系的“高端政治范畴”,也是区分“敌、我、友”的重要标志。随着中国综合力量的上升,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定位发生变化,两国军事关系似乎朝着“负能量”方向发展。当前,正确地把握两国安全、军事关系对于稳定和发展健康的中美关系至关重要。特别重要的是处理好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正确对待两国军事力量平衡关系的变化,防止恶性竞争。随着综合国力的提高,中国的国防与军事力量不断增强,引发了美国的战略焦虑。中国奉行和平发展战略和防御性军事政策,中国军事能力的提高不但可以维护中国的安全和发展利益,同时也将更多地提供“公共产品”,有利于地区与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美国与中国发展平等、互不威胁的军事关系才是唯一的选择。

第二,加强坦诚战略沟通,促进安全关系的良性互动。在很长的时期内,中美两国安全、军事关系往往是两国关系波动的“抵押品”和“牺牲品”。值得庆幸的是近年来,随着中美两国各种对话机制的健全和对话渠道的增加,两军关系也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常态。这对增进相互了解,防止战略误判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今后,还要在战略目标、军事理论、战略意图等领域进行坦诚沟通,防止误判。

第三、降低各自作战理论、兵力使用的“敌对性”色彩,防止安全关系恶性联动效应。

作为军事大国,中美两国双方军事力量的部署、作战理论的调整、武器装备的研制等都具有互为因果关系的联动效应。中国为了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以“反台独军事斗争准备”为牵引,发展了和继续发展着一系列军事装备和应对方案,这丝毫没有针对美国进行主动威胁的因素,但对于中国的安全利益来讲则是必不可少的。美国则是认为这些是排斥美国的军事力量的正常展开与运用。于是就针锋相对地发展抗衡“反介入、区域拒止”的“空海一体战”和“全球快速常规打击力量”等作战理论和作战力量。如果中国感受到了美国这些作战理论和作战力量的威胁,针对性地发展对抗力量,如此以来会跌入恶性联动循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