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融合铸就玛雅文明

2018-01-04 14:24 浏览次数:

 
 
交流融合铸就玛雅文明  
 

  

玛雅文明并不是玛雅人独立创造的文明,而是可能源自多种文化的交流融合。

 

玛雅文明是世界重要的古文明之一。玛雅人拥有高超的建筑艺术水平、独特的象形文字,在数学和天文学等方面也有极高成就。但是玛雅文明的起源一直是考古学的秘密。玛雅人不断地翻新着他们那些富丽堂皇的金字塔和广场,并将最早期的建筑风格埋葬在厚重的石块下。因此,一直以来,研究人员都致力于回答一个基本问题:玛雅人是否从生活在墨西哥南部的奥尔梅克人那里继承了许多文明?后者第一个主要的仪式中心圣洛伦索出现于公元前1400年前后。抑或玛雅文明产生的方式更为复杂,是与当地诸多社会群体相互影响而发展出了其独特的文化和建筑,其中只有极少数来自于奥尔梅克人。

 

近日刊登在《科学》杂志上的来自位于危地马拉的玛雅城市赛巴尔的新数据有力地证实,玛雅文明的一个关键元素——城市仪式活动场所的布局——受奥尔梅克文明的影响极少,而且,玛雅文明并不是玛雅人独立创造的文明,而是可能源自多种文化的交流融合。

 

就玛雅文明的起源目前存在两种主要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玛雅文明是在现在的墨西哥南部、危地马拉和伯利兹等地几乎完全独立发展而来;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更古老的奥尔梅克文明是玛雅文明的文化母体。最新研究发现,这两种观点均无法描述玛雅的完整故事,玛雅人可能是通过与许多其他人群接触而发展出了其独特的文化和建筑艺术等,玛雅文明的复杂程度超过此前想象。

 

在一次大型考古挖掘中,美国亚利桑那大学考古学家Takeshi Inomata领导的一支研究小组发现了一个仪式场所的遗址,包括正式排列的平台和一个广场,其年代约为公元前1000年。

 

研究人员表示,这个平台是已知的中美洲最古老的标准仪式场所,并且它在年代上早于奥尔梅克文明中最早出现的此类建筑的时间。早期玛雅人可能将这些平台当做仪式表演的舞台,之后他们将这种建筑改造为玛雅低地最早的广场和金字塔的混合物——玛雅晚期文明的标志之一。

 

这种正式的空间规划揭示出玛雅人早期的精巧技艺,新奥尔良图兰大学考古学家Francisco Estrada-Belli表示,该研究“真正为玛雅人并非如之前认为的那样是奥尔梅克文明的接收者这一理念打开大门”。

 

奥尔梅克人生活在墨西哥湾沿岸地区,他们用20吨的玄武岩雕刻了巨大的人头像——可能是统治者的肖像。大约在公元前1000年,玛雅人吸纳了奥尔梅克人定居社区的生活,而当时赛巴尔刚刚建立。鉴于这一时间表,许多研究人员将奥尔梅克文化视作一种“母文化”,或是一种给其他人群提供诸如艺术风格及政治结构等文化性创新的文化。

 

实际上,Inomata及其同事被哈佛大学考古学家有关赛巴尔的发现所吸引,上世纪60年代,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在这里发现非常早期的玛雅制陶术,他们还发现了一个稍晚的仪式场所,其布局与奥尔梅克首都拉文塔发现的仪式场所类似。为了验证这种空间规划的起源,2005年,Inomata研究小组开始在赛巴尔开展大规模挖掘工作。

 

通过打通12米深的竖井以及从金字塔下面挖开隧道,该研究小组发现赛巴尔最早的公共建筑:一个藏有宗教仪式祭品绿岩斧的广场、一座土制平台,以及部分名为“E形组建”的典型建筑排列—— 一个位于西部的正方形平台和一个横贯南北的长平台。放射性碳年代测定数据显示,这个仪式中心建造于一个过渡时期,大约从公元前1150年前后圣洛伦索衰落时期到公元前800年左右拉文塔上升时期。

 

Inomata研究小组提出,这个“E形组建”在开始时可能是只有2米高的小型建筑。但是,随着不断翻新,这些仪式性建筑变得越来越高,并最终变成金字塔,这些金字塔对以后的玛雅人变得非常重要。而且圣洛伦索缺乏大型土堆和金字塔建筑,而稍后的拉文塔则拥有金字塔广场综合设施。因此Inomata认为,综合来看,这些结果并不表明玛雅文明比奥尔梅克文化更古老,也不能证明玛雅文化是独立发展起来的,相反它们证明,玛雅文明曾积极地参与到了在一个广泛区域内发生的重大社会变迁之中。

 

研究人员称,这种仪式建筑出现于一个社会发酵时期,当时玛雅人和包括生活在墨西哥恰帕斯地区和太平洋沿岸地区的其他中美洲社会群体间存在新理念和社会秩序的交流和体验。“我不是说赛巴尔是(这种新建筑的)起源,但它是该广阔地区的新运动的一部分。”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