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应给自制力高的人阅读

2017-10-20 09:12 浏览次数:

《金瓶梅》的书名取自于小说的第一主人公西门庆的三个主要的妾的名字--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其内容可以概括为西门庆及其妻妾的故事。而这一总故事展开两条线索:一条是西门庆从破落户发家暴富、横行作恶、纵欲身亡的情节故事;另一条是西门庆的妻妾的命运结局。这两条线索当然是交互在一起的。其共同所反映的是,那个社会是极度的黑暗、肮脏、丑陋、可怕。

西门庆的发家、作恶史是对丑恶社会无情暴露。西门庆的故事大致如下:西门庆与潘金莲通奸,并合计毒死潘的丈夫武大,武松为报兄仇,并向县衙告状。西门庆行贿知县,不准状词;武松去杀西门庆而错杀李外传,乃发配充军,西门庆取潘金莲为第五房妾。此前凭媒婆说合富孀孟玉楼,并占有了孟的家产。同时与把兄弟花子虚妻李瓶儿交好,骗取李瓶儿财产。接着亲家陈洪出事,牵连西门庆,经向礼部尚书李邦彦行贿,遂化险为夷。期间花子虚死,李瓶儿因西门庆隐匿,乃嫁蒋竹山;西门庆知悉,指使流氓诬赖蒋竹山欠钱,勾结官府,关押蒋竹山,终于占有李瓶儿。

西门庆奸占家人来旺之妻宋蕙莲,并诬陷来旺偷盗,将其发配充军;宋蕙莲痛苦、羞辱万状,自杀身亡。宋蕙莲父亲拦尸不化,以求说法。西门庆勾通官府,反问其倚尸图赖,终致痛打,害病而死。西门庆深知交通权要的好处,备重利行贿太师蔡京,遂买来副千户之职。西门庆继续用重利交好蔡京的干儿子状元蔡一泉,用女色贿赂管家翟谦,从此势焰熏天。在一桩扬州劫财人命案中,伙同夏提刑,得桩一千银两,私放真凶苗青。此事为巡按山东监察御史曾孝序所知,上本参劾夏、西二人;夏、西大惊,急忙通过翟谦打点。结果直臣曾孝序反被除名,窜于岭表!西门庆变本加厉,重贿点了两淮巡盐的蔡状元、山东新任巡按御史宋乔年,遂转为正千户掌刑。于是,西门庆势力越来越大,地方文武官员反走西门庆的门路,要他在巡按跟前举荐!正在此时,西门庆色欲过度,暴病身亡!

《金瓶梅》应给自制力高的人阅读

西门庆的形象通过“三维”而立体塑造的:

一是通过贿赂建立保护自己的官府黑网。仅死在他手上的人命就有武大、宋蕙莲、宋父三条,然而他非但没有受到惩罚,而且家财越来越大,势力越来越大。因为,他所结交的,是知县到宰相!特别从苗青一案,把官场的黑暗腐败,暴露无遗!苗青是一个劫财杀人犯,已经案发。凭着有钱,通过七拐八弯的关系,接上西门庆,同贿夏提刑,遂至逍遥法外。山东巡抚曾孝序弹劾西门庆的贪赃枉法案,结果在蔡京的把持之下,曾孝序丢官远放!真是黑白颠倒、忠奸莫辨,有钱能使鬼推磨!

二是他用掠夺手段聚敛钱财。他除了骗取孟玉楼、李瓶儿的家财,接受苗青的贿赂外,甚至亲家陈洪被参,女婿陈经济避难他家,趁机吞作己有;将扬州盐商王四峰托他向蔡京行贿的两千两银子中的一千两占为己有。更多的是依仗官府,权钱结合,靠权赚钱。仅钻蔡太师“更盐钞法”的空子,通过蔡御史,将一千两本金翻了几翻!

三是他的“穷淫极欲”。他不顾场合、不分对象,肆意奸淫他人妻女。据张竹坡统计,达二十多人。他所表现的是动物性与征服占有欲。

总之,西门庆是个实足的恶棍,是个恶贯满盈的家伙。小说正是通过他发家的过程、发家的原因,行凶作恶而得不到惩罚与报应来深刻暴露社会的腐朽、黑暗与可憎的。

潘金莲在西门庆的妻妾中是一个最重要的人物,也是《金瓶梅》中第一层面的主人公。作为文学典型,她作为淫妇而钉在文学殿堂的耻辱柱上的。她的的性格特征是淫与妒。其淫,对丈夫,固邀专宠;而当西门庆冷淡于她,不能满足他的贪欲,便与书童私通,与女婿成奸,最后昏了头,竟然渴望能得到以前想得到而未能如愿以偿的武松,最后死于武松的刀下。妒与淫是形与影,在潘金莲的身上是难于分开的。淫导致妒,妒是邀淫的手段。她妒李瓶儿,因为李瓶儿有儿子官哥儿而有了高于她的筹码;于是,她精心设计吓死了官哥儿。她妒宋蕙莲,因为宋蕙莲分去了她想霸住的专宠;于是,她挑唆西门庆通过夏提刑迫害宋蕙莲的丈夫来旺儿;挑唆孙雪娥责骂宋蕙莲。她是一个人性异化的女人,人格堕落的女人。从潘金莲身上主要折射出封建末世的道德沦丧、人性泯灭。

不仅西门庆、潘金莲人物塑造是这样,其他人物也基本如此,小说人物活动的典型环境也是如此。因此,《金瓶梅》的审美功能在于暴露,在整个小说中,几乎没有一个正面人物;即使是正面人物,而又不让他有好的结果--如曾孝序。因此,给予读者的感受是压抑,是沉闷,看不到一点亮色。虽然,这把解剖刀是犀利的,但社会的本来面目未必如此。正是这一些,以及过多的以欣赏态度渲染的性描写,这本书,给正在成长中的青少年,给缺少一定的理性思考能力的人阅读是不适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