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金瓶梅》语言模式及内容情节数理批评

2017-10-20 09:12 浏览次数:

关于《金瓶梅》语言模式及内容情节数理批评 导读:《金瓶梅》语言模式及内容情节数理批评 式是指在小说《金瓶梅》的创作中,作者在语言运用上表现出来的一些规律。结合自己对小说语言的理解与分析,小说《金瓶梅》的语言模式可以概括为“语境参与、因素转变”。对此可以这样理解:《金瓶梅》小说中的文学语言及其全部的丰富意蕴都来自于两个层面,在第一个层面上是指其创作及鉴赏过程中,由于不同语境的参与使其文学语言具有了丰富的意蕴;在第二个层面上是指在小说的文本语境中,由于语境构成因素的更替而使小说文本的语言在小说文本虚构的语境中产生了丰富的意蕴。而这种语境的变换或某一个具体语境构成因素的更替都能引起小说语言意蕴的变化。传统数理理论的精髓就是分析这种现象的基础。
  首先,语境的更替与语言意蕴的丰富。对小说语言影响较大的语境一般可以分为小说创作选材的社会语境,作者创作语言提炼加工的创作语境、小说完成后的文本虚构语境和鉴赏活动中的读者语境几种。无论哪一种语境都会使小说语言的特色及其意蕴产生重要的影响。例如,《金瓶梅》这部小说中的人物命名就非常有特点。人物的命名不仅体现着人物性格的特征,而且也寄予着作者的情感。因此,读者应该结合具体的语境来理解人物命名用语的意蕴。在小说中有一个叫“吴典恩”的人,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赖。从生活现实语境的角度讲,一个姓“吴”,名“典恩”的人似乎无可挑剔,但是结合小说的文本语境,“吴典恩”的命名却体现着作者对他的厌恶。因为这个人在文中的所作所为就是普通人心中“无点恩”内涵,再从文学语言谐音的特点分析,“吴典恩”又是“无点恩”的谐音。这种语境的变化体现着传统数理由“一”到“三”的变化;人物名称含义的变化也是如此;而探究这些变化的理由,不仅可以看到传统数理理论与小说创作的对应关系,而且还可以从这种关系的实证中发现数理理论的精髓:一切都在变。因为传统数理理论既明确了变化的开始,又揭示变化有无穷的规律。在文中这样的人物命名不可胜数,如“卜志道”意味着“不知道”;“李外传”意味着“里外赚”等等。
  其次,语境构成因素的变化也会引起语言意蕴的增加。例如在小说的文本中有这样一段话:应伯爵在西门庆死后的一次聚会上曾经讲过这样的话“大官人没有了今二七光景,你我相交一场,当时也曾吃过他的,也曾使过他的,也曾借过他的,也曾嚼过他的。今日他没了,莫非推不知道。”这本是应伯爵发自肺腑的表白,但当这个语境中出现下边这个构成因素的语句却使语言的意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告师父得知,我从来不晓得请人,只会白嚼人”。正是这句话作为语境新构成因素的出现使应伯爵的表白变成了自己的名字意蕴的揭示,即“白嚼(人)”与“伯爵”具有了相等的内涵。
  总之,《金瓶梅》的语言模式在不同语境的更替与同一语境的不同构成因素的变换中得到了确证。
  2、小说内容的数理分析
  《金瓶梅》小说内容的数理分析可以从小说的命名开始。众所周知,小说《金瓶梅》的命名来自于小说中三个女性主人公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而小说全部的内容都来自这三位女人及其自身的经历。对此可以进行这样的分析:

上一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