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宇森:如今拍电影为数字而生存,已没有创作的快乐_娱乐频道_凤凰网

2017-09-13 09:36 浏览次数:

(原标题:吴宇森:如今拍电影为数字而生存,已没有创作的快乐_娱乐频道_凤凰网)

吴宇森:如今拍电影为数字而生存,已没有创作的快乐_娱乐频道_凤凰网

吴宇森(资料图)

吴宇森在海外的号召力不减当年。改编自日本小说《涉过愤怒的河》的悬疑动作片《追捕》,在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上展映,引来许多海外记者、电影工作者热情捧场。许多人都记得,1970年代高仓健主演的日本电影《追捕》风靡全球,而吴宇森这个版本根据同源的小说改编出另一个故事,里面杂糅了许多吴宇森自己的电影符号:双枪、双雄、三人行,连他最爱的鸽子,也稍稍露了脸。他还是那么有情怀。

吴宇森宣布接手《追捕》这部戏,是在2015年宣传《太平轮·彼岸》的时候。时隔两年,电影终于制作完成。从试映效果看,《追捕》某些拍摄手法颇为怀旧,但它又集合了一些新近的元素,比如故事发生的时间是新的,还涉及类似于“超能力药剂”的元素。我们好奇,这位71岁的动作片导演如何拍出一部既怀旧又新鲜的片子,也好奇资历深厚的他在票房疯涨、数字至上的中国影市里,是否能独善其身?

在威尼斯当地时间9月7日上午,南都记者与多位内地记者一起,与导演轻松地聊了60分钟。每一个问题,吴宇森都认真地接住。谈话中他时常自然而然地怀想起对他影响极深的老电影,也怀想起那个“什么都没有,但创意无穷”的黄金时代。

直到今天我都认为,最好看的电影是1960、1970年代的电影

记者:《追捕》这个项目,我记得是好几年前就听说要重拍。从你接手之前,到之后的执行,是不是有过一些改编和调整呢?

吴宇森:这个片子到我手上之前,老板有跟其他导演谈过,最后都没定下来。那个时候我自己很想翻拍一部高仓健主演的电影,作为对他的怀念。刚好林建岳(香港寰亚公司的老板)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执导《追捕》,我一听,什么都没问就答应了。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做了几版剧本,来到我手上,我在里头融入一些我自己的风格、我的表达方式。

记者:片子里有两段对老电影开玩笑的对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设计?

吴宇森:这其实是表达我对老电影的喜爱。直到今天我都认为,最好看的电影是1960、1970年代的电影,那个时候的拍摄条件和技术没有今天好,但全世界的电影都在创新,百花齐放。生活在那个时候的年轻人非常幸福。那些电影对我的影响很深,比如法国的浪漫爱情电影,每年我都会重温一些老电影,现在的电影反而没怎么看。

中国内地市场的发展,对整个亚洲区域的电影有蛮大影响

记者:听说您拍这部戏的时候是没有完整剧本,是边拍边创作的?

吴宇森:这个戏大部分在韩国拍摄,也有一部分在日本拍,有韩国演员和中国演员一起,也有日本演员。转换拍摄场地的时候,会牵涉到当地对拍摄的一些限制,比如在大阪取景就不能在公园里随便拍,很多理想中的外景地都不能获批,那剧本就要做一些调整,边拍边写。多种语言的演员合作,会有语言沟通上的时间成本。编剧是香港人,但戏里的演员说不同的语言,日语、英语,在拍摄过程中也需要请日本的编剧来调整。换场地也耗了不少时间,我们的拍摄期有150多天,但实际上是非常紧张。

记者:《追捕》集结了日本、韩国、中国内地演员,从区域上可以说是一部亚洲电影。近年来做亚洲电影的导演很少。您认为为什么会这样?有一段时间香港导演做亚洲电影还走得挺远的。

吴宇森:主要是中国内地市场的发展,对整个亚洲区域的电影有蛮大影响。现在也没有很严格的区分说香港、台湾还是内地电影,都统称为华语电影。另外是许多地区的导演都存在断层,优秀的编剧也很难找,我在为我的下一部电影找编剧,也是非常头疼。

电影技巧是可以改变的,但情感不会变

记者:在之前的一些采访中,有导演表达说现在的观众变化太大了。您有这样的感觉吗?

吴宇森:观众是在改变,每年都有不同。但我认为做电影还是要有自己的一些坚持。电影技巧是可以改变的,但情感不会变。所以我的电影,即使在技巧和表达方式的层面是有不同,会考虑观众的观影习惯,但我想说的亲情和友情还是不变的。电影有千百种,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拍同一种电影,你让我拍另一部《战狼2》是不可能的。

记者:近几年中国内地的电影市场也变化很大,在您的体会和观察中,您感触最深的变化是什么?